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鱼吹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老秋,又名李吹渔。诗观:一个诗歌练习者,无疑是精神家园的守望者。苍天之下,诗歌与心灵彼此相融,如茸茸的绿色铺展草原。 联系邮箱:lichuiyu@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李吹渔诗选读(一) 点评:老爱  

2008-09-07 22:53:19|  分类: 倾听回音:读诗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吹渔诗选读(一)  点评:老爱



《行囊空空》


很多天了,我没有写下文字

看看新闻,不是矿难就是洪流

摸一摸自己的心

是多么悲哀啊,它的跳动还是一如往日

余下的日子

我发现,人就像行囊

空空如也,一下子就被远方毫不留情地抛弃



【读李吹渔的诗,总觉得自己《行囊空空》,写不出任何东西,因为他的诗专长于抒情,“纯正的抒情”,不需要象解高等数学题那样拚命思索、寻找答案,诗人不与读者捉迷藏,他用真实的情感感染人,打动人,他的语言“简洁透明”,但是却能“触摸到内心柔软的深层”。多少天“没有写下文字”,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对于一个有良知的诗人来说,当我们的同胞面临“矿难”、“洪流”等灾难时,却不能提起笔,不能以诗歌的形式抒发自己的悲悯之情、同情之心,那么,感到“悲哀”就最正常不过了。诗人不自觉地去“摸自己的心”,就是去摸那颗“良心”,那颗赋有使命感的“良心”,“它的跳动还是一如往日”,但是,时间不留情,转眼间已经“人到中年”,而“我”又为这个世界做了些什么?留下些什么了?想到这里,诗人禁不住怆然涕下,发觉自己就像“空空”的“行囊”,“一下子就被远方毫不留情地抛弃”。】




《风入松》


 

你的名字告诉我,在松树的体内

有一股风声

在回旋,也在呼啸

它不会那么轻易地冲出痼疾的包围

与其被击倒

不如趁夜幕降临,自己制造一次哗变

你听,你听——

那漫山遍野的风声正一齐呼唤

包括我沉默的心灵,都在兀自抖动不停

宛如一排呜咽的箫声

被风吹到十里之外



【松林里的风,“在回旋”,“在呼啸”,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在进行艰难的选择,它“趁夜幕降临”,毅然决然地“制造”了“一次哗变”,最终没有被“击倒”,反而“冲出”了“痼疾的包围”。而冲出包围的它,格外的兴奋,“漫山遍野的风”都在为它“一齐呼唤”,一齐鼓掌,一齐呐喊,这种情形,震动了“我沉默的心灵”,心灵中所有悲凉的成分,“宛如一排呜咽的箫声”,“被风吹到十里之外”,留下的只有喜悦和兴奋。由此可见,这股风与其说是松林之风,不如说是李吹渔的心灵之风,是诗人自我突破的意识和决心,是诗人对突破自我后前景的预期和希望,是诗人对“诗歌永不磨灭的光芒会深深慰藉着我的灵魂”的一种信念和信心。】

 

 

《虚设的章节》

那天,我来到一片草原
这里是我最后的归宿
有一些羊
静静啃草,就像我
不紧不慢地抽烟,用一点亮光
把太阳引下来
风还在吹着,我的头发没有飘动
日子很久了
真想做一回羊羔,咩咩叫着
把时光喊碎,碎成一粒粒
羊粪蛋儿
只有屎壳郎在飞快地拱着,不一会儿
就拱成了一团雪球
越滚越大
塞满我的悲伤和无助的心灵


【《虚设的章节》是诗人李吹渔真实的谎言,他说“来到一片草原”,他说“有一些羊/静静啃草”,他甚至说“用一点亮光”就可以“把太阳引下来”,这不是谎言又是什么?然而,这个谎言仅是表象,它所反映的诗人的内心世界却是真实的。诗人企盼在他“虚设的章节”里能找到“最后的归宿”,象“羊”一般安静地“啃草”,吃了就睡,睡了就吃,过着恬静、安祥,“不紧不慢”、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这样的日子里,诗人可以忘掉时间,“把时光喊碎/碎成一粒粒/羊粪蛋儿”,然而,这样的期盼能实现吗?不能,它只能是一种期盼,而且这种期盼越强烈,诗人对时间的痛感也就越强烈,“屎壳郎”拱出的“雪球”,会“越滚越大”,“塞满”诗人“悲伤和无助的心灵”。】


《简单的美丽》

有些事情是无法沉迷的
比如烟火、紫荆花、还有斑斓的落日
它们闪过夺目的光彩
却不能长久
就像这场轰轰烈烈的爱
终将会在一个平静的夜晚,独自摁着
针尖扎来的疼
我是不吭一声,常常在梦中大汗淋漓
连一点点温暖,都散去最后的余热
不需要很长时间
一只飞来的蝴蝶,撞翻了内心的灯台
我只能救下一粒火苗
其他的,任由
蝴蝶打开尖叫的嗓门


【对于诗人李吹渔,所有“光彩”“夺目”的美丽,就像“烟火、紫荆花”和“斑斓的落日”一样,“无法沉迷”,因为它们都“不能长久”。沉迷于这种美丽,“就像这场轰轰烈烈的爱”,激情过后,平静之后,就只能“独自”接受“针尖”般的刺痛。如果不幸爱上了这种美丽,怎么办?诗人选择“不吭一声”,默默承受,虽然,“常常在梦中大汗淋漓”,虽然连“最后的余热”也已“散去”,虽然,仍会有美丽的“蝴蝶”飞来,“撞击”内心的灯台,但是,诗人只企望“能下一粒火苗”,只要这粒火苗不灭,只要内心不死,其他的就任由“蝴蝶”拉开“嗓门”“尖叫”吧!那么,我们得问诗人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是的,诗人正是要你这么一问,也只有这么一问,我们才能翻开光彩夺目的美丽的背面,真正看到诗人所推崇的“简单的美丽”和简朴的爱,对诗人来说,这样的美丽才是真的美丽,这样的爱才是真的爱!】
 
《力量》

在早晨上班的路上,我看见了
乞丐,衣衫褴褛
他在十字街头的中间,不知所措

车流汹涌,他瞬间就被淹没
如一叶小舟
在海浪中颠簸
看上去,他对危险茫然无知

向左,向右——
他摇摆不定
对于发生的事件,我竟伸不出手
我离他还有一段距离,而暗暗祈祷

正当绿灯亮起的时候
我看见,所有的车子停止了驾驶
仿佛这个世界
凝固在这个乞丐身上
他慌张地走到马路的另一端

城市又开始奔跑起来
只是我还记得,他回头一瞥的眼神


【李吹渔在给我们放电影,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慌不择路,走进“汹涌”的“车流”中央,危机四伏,他却“似乎”“茫然无知”,像一个醉汉,摇摇晃晃,又像一个从未见过世面的小孩,“摇摆不定”,不知所措,“我”为之而担心不已,会不会被车子撞倒?“我”在为他“暗暗祈祷”。然而,诗人的担心是多余的,“当绿灯亮起”时,“所有的车子”把他当作一盏“红灯”,“停止了”行驶,为“他”特别开起一盏“绿灯”,助他逃过了一劫。当“城市”重新“奔跑起来”时,“他回头一瞥的眼神”深深地铭刻在了“我”的记忆里。是什么“力量”,会让诗人不惜笔墨,大书特书这样的场景?生命的力量!无论地位高与低,身份贵与贱,人的生命却具有同样的份量,因此,诗人既在歌颂对生命的尊重,又在呼唤对生命的尊重,那种歌颂和呼唤是无声的,但无声的歌颂和呼唤,其力量又是无形的,它能在无形之中直刺人们的心灵深处。】



《一纸的温暖》

想找一个词语,嵌入我的骨头
让它发芽
之后再枝叶繁茂,一片蓊郁
我可以慢慢地观察
金龟子、小瓢虫,还有几只哑巴的知了
它们是怎样靠在一起
与我和谐相处
我习惯这样,在纸上行走
怀揣着单纯的梦境,在第一颗露水中醒来
眨一眨睫毛
青山绕过绿水,只有刚刚离开的歌声
还在夺路而逃


【李吹渔表面上在说“温暖”,实质上恰恰是缺少“温暖”,否则,为什么要“找”这个“词语”“嵌入”“骨头”?是“骨头”已经冰冷,所以要给它温度,“让它发芽”,让它“枝叶繁茂,一片蓊郁”。当植入“温暖”,“金龟子、小瓢虫”甚至是“知了”,这些原本不安分的小动物们,现在就安静了,就可以“与我和谐相处”。这是因为“我”要的就是这种“静”,而闹只会让“我”的“骨头”越来越冷。但是,闹毕竟是不可规避的现实,而“静”只能从“梦境”中寻找,到哪里去寻找呢?诗人说 “在纸上行走”,那就是要从诗行里去寻找,在那里有“单纯的梦境”,可以让“我”“在第一颗露水中醒来”,可以让“刚刚离开的歌声”,“夺路而逃”。因此,《一纸的温暖》是诗人“一个人的漫游”,是诗人对“美好生活”的企盼与追求,诗人心中的美好,是“静”,而不是“闹”。】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