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鱼吹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老秋,又名李吹渔。诗观:一个诗歌练习者,无疑是精神家园的守望者。苍天之下,诗歌与心灵彼此相融,如茸茸的绿色铺展草原。 联系邮箱:lichuiyu@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民间人物  

2007-10-28 23:05:50|  分类: 红尘有约:散文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间人物
——
我认识的几个人
 
●二婶
 
    老了的二婶,经常咳嗽,只有捶捶自己的背,才好受些。
    二婶的日子过的紧巴巴,从不敢乱花一分钱,生怕地底的男人,站出来骂她。
    二婶的儿子三十岁了,离出狱还有四年多时间。
    她数着手指头,算算这是多少次去看儿子了。她坐在去监狱的班车上,有时想想很对不住儿子,不应该生下他;有时也想到儿子小时侯喝奶的样子,她的脸上就绽开了野菊花一样的笑容。
    就在那时,二婶看上去很年轻,还好看。

●五爷

    五爷姓陈,弯腰躬背,大人小孩都喊他“鸵鸟”,他也不生气。
    五爷是个光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的日子过的有滋有味,就像散装的高粱酒,有一点点的甜。
    五爷想着二婶,想多了,就把花白的头埋进长长烟袋吐出的烟雾,把自己融入茫茫的暮色中。
    五爷想的最多还是二婶年轻时的长相,那时她梳着长长的辫子,一甩一甩,常勾起他心头的痒痒肉。
    五爷没有为娶不上二婶而后悔过,他的想法很简单,万一他也有个不争气的儿子,那么他的这辈子就毁了。他为二婶不值得,和他现在的生活相比,二婶过的很熬人。
 
●小梅

    小梅初中毕业,就去了城里。她不去,想上学,可家里没钱,她还有三个妹妹和一个弟弟。
    小梅长的一般,但很耐看,眼睛不大,却很有神。
    小梅开始一个月回来一次,人们问她干什么,她开心地说:在学理发。
过了一阵时间,她回来渐渐少了,两、三个月回来一次,别人还问她在干什么,她有点羞涩地说:在学洗头。
    半年、一年过去了,小梅干脆就不回来,定期给家里汇上一笔钱。村里的人都非常眼红,经常感叹,这城里的钱就这么好挣。
    后来,有人偶尔看到小梅,只见她涂了厚厚的粉,头发也染成黄色,穿的衣服把肚脐眼也露了出来,看上去比演电影的还漂亮。
    只是小梅更像个陌生人,她的眼睛没有从前散发着一层亮晶晶的光。

●铁柱

    铁柱二十刚出头,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是个很棒的小伙。
    铁柱很早就跟着城里的包工头,到处跑,去给瓦工打下手。包工头付给他的报酬,还是很诱人,管吃管住,一天工钱30元。
    铁柱在工地吃,早晚稀饭、馒头、萝卜干,中午吃的是米饭,加上白菜炖豆腐,他就能对付一天16个小时,从早上七点干到晚上十点。
    他住在十二人的一个铁棚,工友们的臭脚丫都能送到他的嘴边。
    铁柱做着梦,从没告诉任何人,就是想留在城里。他觉得城里的女人真好看,带着花香,女人们的奶子一颤一颤,想到这些,他就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和罪恶感。
    有一天歇工,他跑到工地附近,帮一个寡妇修理屋顶。没想到,他失足摔下来,还没送到医院,他就闭上了眼睛。
    包工头还算客气,给铁柱多开了一个月的工钱。他不会再想着城市女人的事情了,被家里人埋在后山上。
    铁柱为什么去帮寡妇修屋顶,这就成了谜。
    据说,后来那个寡妇又嫁了人,反正不是乡下来的男人。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