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鱼吹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老秋,又名李吹渔。诗观:一个诗歌练习者,无疑是精神家园的守望者。苍天之下,诗歌与心灵彼此相融,如茸茸的绿色铺展草原。 联系邮箱:lichuiyu@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大爱无言——菩提叶诗歌《母亲 我们回家》读后随感  

2007-05-19 23:36:51|  分类: 倾听回音:读诗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爱无言
——菩提叶诗歌《母亲 我们回家》读后随感

    菩提叶朋友什么时候闯进中国情诗网的,一下也没在意,但随着她的诗歌和文字频频见诸论坛,她的名字和文字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次论坛开展的访谈活动,菩提叶是被访问对象,我有两个没想到,一是年龄,她1950年出生;二是生世是孤儿。看到她回答诗友的提问,对其经历也有了新的认识,为她对生命的热爱和面对苦难命运斗争的精神所感染。结合她的生存背景,再来阅读她参加“感悟母爱”朗诵诗会所写的诗歌《母亲我们回家》,不由得感叹诗歌特有的语言作为神秘的符号,是与她心灵的伙伴踏歌同行。
    走进这首荣获金奖的作品,我们就像走进了深秋的原野,经过洗礼的麦子被我们收割,一种激荡和喜悦油然生起。但那种洗礼不是虚华的表面,而是来自完全融入作品之中的碰撞。然后我们便读出了菩提叶对母爱的眷恋和对追求美好生活的情怀。这不是所谓的强作欢颜,而是深深浸透了她的心血。诗歌既有声声呼唤,也有窃窃私语,巧妙地把她的感受凸现在一张图片,把真挚的情感浓缩于字里行间,展现了女性特有的坚韧、关爱与宽容,领悟和品味命运的馈赠和生命的激情。不管母亲身在何方,不管岁月多么漫长,她都离不开孕育自己的母亲,她都在穿越时空畅想母爱。无论母亲做过了什么,她都没有责备和谴责,而是把子女对母亲的一腔祝福和情思,正如这诗歌所萦绕的气息,汩汩流淌在她脚下行走的大地。
    具体而言,这首诗歌有三个明显特点:
   其一、视野开阔,层层推进。读第一段时,我想到了舒婷的诗歌《神女峰》中的开头:“在向你挥舞的各色花帕中/是谁的手突然收回/紧紧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菩提叶的所写的“母亲在崖头站了千年了/可否在我寻你的足音里/转一转脸”竟有异曲同工之妙。“转一转脸、眨一眨眼”,这轻轻一点却力透纸背,洋溢着对慈祥、无私母爱的渴望。第二段以对母亲的探询,“什么样的秋水也该望穿了/什么样的石头也该开花了/什么样的故事也该讲完了”,连续的排比,把母爱提升到超越人之常情的高度。后几段更是把普通人的母亲推到中华民族母亲的高度,可称是转换自然,让读者在不经意之间,获得了精神的升华和飞翔。
   其二、语调悠长,富有韵律。反复阅读这首诗歌,虽没有一韵到底,但我觉得可以吟咏和朗诵。语句之间没有断裂感,女性意识在静静地流动,其中潜藏在文字中的热能和对母爱的审思与彻悟,如同“即使你坐化成坚硬的磐石/永不风化的灵魂依旧鲜活”,掷地有声,催动着我们内心的一股热流。
    其三、语言干净,情感饱满。我在思索之时,也在想到作者创作这首歌的状态,应是一气呵成,而且还是经过了不平静之后平静地宣泄。我们没有感受到这块巨大的石头所固有的压抑和坠落感,而是一种温情所具有不同平常的力量。或许我们都认为柔软也是一种力量,温情也同样如此,相对来说,温情更为淡定和清新,温暖着我们在人世间行走疲惫的灵魂。最后的落笔“母亲我们回家”,这简单的几个字,却把读者拽回到母亲的身旁。无论母亲是白发苍苍,还是佝偻腰背,她们也是我们的孩子,需要精心地呵护与关心,母亲不索求什么,她的幸福就在于我们的平安。
    需要指出的是诗中“捏磐“应为“涅槃”。我在第一次评贴的时候,没有加以说明。我认为,这样的小错误并不制造障碍,不影响对诗歌整体的阅读。因为我们被诗歌中所表现的知性意识和对人性的热情呼唤而深深地吸引。
    我一直倡导和主张健康、清新的诗风,也有的朋友责问我,你们整天写着爱情诗歌,不觉得很虚伪吗。其实我想爱情也好、乡情、亲情也罢,仅仅是诗歌载体的需要,它们就是一个符号、一种精神和象征。菩提叶这首诗歌的出现,最大的启示就是我们要以知足的心去体察和珍惜身边的人和事,在风雨人生中,懂得感恩,好好生活,用不屈的手臂指引着我们精神回家的方向。
    我相信,这首诗歌经过念瑶、琴音等朋友的朗诵,演绎得会愈加精彩。
    当读完全诗,我不禁笑了起来,这并非对菩提叶诗歌的不恭敬,而是会心一笑。因为去年我也是为题一幅图片所写的诗歌结尾是:“我们回家”,所以理所当然的亲切。
    让我们以诗歌的名义,编织美丽的花环,祝福菩提叶大姐在诗歌的道路上大步前进,在人生的道路上一路走好。
                                                                                    2007年5月19日19:10—20:50分于马鞍山
——————————————————————————————
 
母亲 我们回家
文/菩提叶

题记:——在熊岳望儿山,我拍下这震撼心灵的照片,心好疼。

母亲 在崖头站了千年了
可否 在我寻你的足音里
转一转脸
母亲 面朝大海望了千年
可否 在我的呼唤中
眨一眨眼
  
望儿 千年
什么样的秋水也该望穿了
什么样的石头也该开花了
什么样的故事也该讲完了
你依旧矗立 直到
把沧海望成了桑田
  
把传说变成了涅槃到神的境界
静伏在你的脚下
倾听你镂骨铭心的呼唤
母爱 润满山的沧桑诱惑
亲情 融进海的激情述说
  
你披星戴月 瘦骨嶙峋
那期盼的眼神 令天地汗颜
即使 你坐化成坚硬的磐石
永不风化的灵魂 依旧鲜活
即使 你伟大的眺望
变成了神圣的中华佳话
  
在晚钟回荡中 你仍无暇接受
变成风景的 顶礼膜拜
在我痴狂的心灵深处
这沉重的爱 该有怎样的疼 能承载
  
让我 寻一条回归灵魂的路吧
在一个宁静的清晨 跪在你面前
揽起你僵硬的臂膀 轻轻背起你 说
“母亲 我们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