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鱼吹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老秋,又名李吹渔。诗观:一个诗歌练习者,无疑是精神家园的守望者。苍天之下,诗歌与心灵彼此相融,如茸茸的绿色铺展草原。 联系邮箱:lichuiyu@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于喧嚣浮华尘世中,守护精神的家园  

2007-03-05 16:25:07|  分类: 倾听回音:读诗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喧嚣浮华尘世中,守护精神的家园
——读老秋的诗之感

        文/*寒雪梅*

       《常青藤》前言里面曾说;艺术是生命的表白。在艺术这个圣殿面前,形式是无足轻重的外套。饱含鲜活的生命内涵,才是我们铿锵的心脏和脉搏。在这个神圣的艺术面前,有多少人在徘徊,又有多少人得到了真谛。也许这一切都不重要,也许写诗就如老秋的自述:是“感触诗歌的魅力无处不在,缪斯女神引领我走过青春,走过岁月,让我总有勇气和微笑面对那不可预知的命运。”
        乡巴在诗评里面曾赞叹诗人的睿智和丰富的情感,“老秋的诗歌就具有这样的品质与风骨。深厚的传统文化、丰富的生活阅历以及内蕴丰富的想象构成了其诗歌创作的基本特色。诗人善于运用想象来建构诗歌的意象,善于在意象的铺展中抒发情感,总体而言,这些感性的、沉稳的表达使得他的诗歌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你将感受诗歌那些斑斓丰腴的光辉和壮阔睿智的力量。
        读他的诗歌,感觉他的“诗歌情绪色调深沉,进退自如,左右逢源,纵横睿智,诗歌颇富张力和外延的拉伸感。”
        下面我也来说几句哦,说得不当处,望老秋见谅。

    少年游

你的眼频频回望。刚刚路过宋词扎成的一排篱笆
牵牛花还在,盘蝴蝶结的女孩还在
雨不合适宜地来了
你恍若一个酒徒,一头闯进青春的大门

折断的杨柳还在手中
如一根细鞭,握着
让你不知所措。瓷瓶早已碎光
穿白衣的你啊,旧情至今没有萎灭
空房子,黄藤椅,一盏微弱的光泛着青色的波纹

屋顶的风,蝙蝠垂落的翅膀                          
你的寂静大过夜晚
什么时候心如针孔,被一根丝线穿过
所等的人是不会来了。偶尔的叹息
染上灰尘,在地板瞪大双眼

这个夜晚,都是多余的
你看起来一直这么懒散,灯就亮到天明

        诗人走在诗里穿过光阴回到很远的年代,那时“牵牛花还在,盘蝴蝶结的女孩还在,”雨季来了,诗中的主人公“他”“恍若一个酒徒,一头闯进青春的大门”。
        古人曾折柳赠别,而这根折柳竟让诗人不知所措,轻轻地一根柳枝却如一根鞭细细地摧打着穿白衣的诗人,“瓷瓶早已碎光”如破碎的心,如破碎的时光。这里诗人引用的一些诗歌的技巧,勾勒出一幅静态画面,似时光在倒转。
        如乡巴在诗评里写:诗歌在语言上,要求其所指与能指超越自身,在原来的能指与所指的基础上形成新的所指,包含丰富的审美联想的多意性。诗人通过几样事物的描写,透过这层细细的面纱,让我们感受到一个真切的“他”在诗行里跳动。

       “屋顶的风,蝙蝠垂落的翅膀
        你的寂静大过夜晚”

        夜是黑的,这个主人公走在寂寞里,夜色无边无际地围裹了“他”,这时候万籁俱静,听得见一根微细的针掉到地上的声音,一声叹息也染上了灰尘,“在地板瞪大双眼”。时光如梭,一个人一生的光阴在渺渺宇宙中算什么,也只不过滴答一声而已。“这个夜晚,都是多余的”,这时候诗人回到现实中,原来上面的一切都只不过诗人对着一盏孤灯,看着眼中的书,所想所思,是他的“眼频频回望”。人有三世,在前世“他“曾遇见了”“她”,在今世“他”在等待着“她”,“牵牛花还在,盘蝴蝶结的女孩还在”……

    桂花酿

一树桂花,揉成一团发黄的情书
横在我的胸膛,时不时的咳嗽一声
感觉总有一天会压弯我的身子
暮色中有鸟飞过,衔着一两串椭圆的清香

他们说把桂花风干,待老了喝酒
想一想,鬓发如雪的残年牙床脱落
还能怎样饮下这人生的爱与哀愁
趁着寒霜未降,何不像一个梦游人
从桂树下绕行三圈。摸摸身边没带斧头

整整一个黄昏,气定神闲
小虫偶尔探出头来,又缩回花苞入梦
仿佛没有什么令它恐惧,仿佛它的前生和来世
都和这棵桂树有关,安眠的欲望没有止歇

桂花气喘吁吁,酿成了一场淅沥的秋雨
我涂抹几行诗句之后,带走薄于脆冰的笑容

        在这首诗里诗人是个情感丰富,观察细致入微的人,深厚的传统文化使诗人对一每朵花,每一声鸟鸣,每一只小虫,都有情的感知,每一句诗都给人以丰富的解读触角,每一首诗歌都是一种人生状态的写照。乡巴在诗评里写到:“这里说到内容,其实是表达诗歌的题材,以及诗人从题材出发而提升起来的诗意的华彩,这构成了诗歌的两相层级。题材反映了一个诗人生活情趣、人生境界乃至心灵追求。”
        一树桂花,如一团发黄的情书,“横在我的胸膛,”似写景,似写人,“我”感觉到了一树的沉重;桂花香了,情也浓了。一两声鸟鸣也带着“椭圆的清香”,人们看西湖时有多种描写:欲把西湖比西子,淡抹浓妆总相宜;荫浓烟柳藏莺语,香散风花逐马蹄……诗人描写鸟的声音也是如此的动听。
        偶尔掠过的鸟声,也是带着浓郁的情。想一想,在这样一个桂花开满枝的金秋,该有多少感慨和梦想在飞呢?

       “鬓发如雪的残年牙床脱落
        还能怎样饮下这人生的爱与哀愁”

        何不“趁着寒霜未降”人未老时,收获些什么呢?“摸摸身边没带斧头”诗人是想更多的希望有所收获,就如砍下这棵桂花树;“整整一个黄昏,气定神闲”,写出了时间,也许是诗人倚窗看着窗外,也许是诗人依门而立,在暮色里,这暮色更是渲染了作者的情感,看那“小虫偶尔探出头来,又缩回花苞入梦”原来它们也有梦啊,小草无言也知情和义,小虫无知,也知安和乐,秋雨无情,也有喜和悲,一切都在诗人的眼里,酝酿成一场“淅沥的秋雨”。似有些忧郁,“我涂抹几行诗句之后,带走薄于脆冰的笑容”。人生的爱与哀愁,前生和来世……
       乡巴在诗评里写到老秋的诗有着古典意境的美,情景交融,“由表象逐层深入,人物的形象及内心世界被刻画栩栩如生,语言干净利落,旷达豪壮,开阔而内涵丰富。”深有同感。

·自恋

白天还好,精神很充足
一到夜晚,浑身提不起劲
莫名的伤感袭来
总想着一些无端愁苦的事情

就这样,皱纹又多了几道
忧郁顺着
尚未枯萎的爬墙虎
悄悄地占领我的额头

我为何乐此不疲,诗歌是我
今生永不叛离的情人
爱着我的沧桑沟壑
恨着我的薄情寡义

分明我就是游手好闲的浪子
没有压力,没有风险
索求追逐的欢乐
抛弃开满欲望的花朵

        这个成熟的诗人就是这样的爱着他的诗,今生永不叛离的情人,爱着诗的沧桑沟壑,恨着诗的薄情寡义。在诗歌纯净的蓝天下,他悄声诉说着什么,却是用了他全部的激情。
                                                                                                                              2007元宵夜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