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鱼吹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老秋,又名李吹渔。诗观:一个诗歌练习者,无疑是精神家园的守望者。苍天之下,诗歌与心灵彼此相融,如茸茸的绿色铺展草原。 联系邮箱:lichuiyu@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跟着感觉走——浅评李敢诗歌《十月,倾听或歌唱》  

2006-10-03 14:58:31|  分类: 倾听回音:读诗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跟着感觉走
——浅评李敢诗歌《十月,倾听或歌唱》

     一直以来,我怕写诗歌评论文章,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写的评论文章越读越不像评论,反而算是随笔之类的文字。加之本人并无高深的诗学理论,所以我不敢轻易去写,每个人的诗歌有各自的讲究和追求,生怕自己的一点体悟或感想,给作者带来任何不快。应华夏文艺论坛临屏主持人大雁落伍之邀,负责点评第80期临屏银奖作品《十月,倾听或歌唱》。再次认真拜读此首作品时,我才注意到作者是李敢。恰恰是上期临屏时,李敢点评了我的获奖作品,给了我新的启示。我想这次是主持人有意为之还是无意安排,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让我有了一次学习和研读李敢诗歌作品的机会。闲话拉扯一些,权作是引子吧。由此,也拉开了我阅读诗歌的目光。
     《十月,倾听或歌唱》,这是一首口感爽快的诗歌,像我们咀嚼的口香糖,越嚼越有味,等无味之时,我们的口腔似乎还在品砸着什么。
     爽快在于作者抛弃了诗歌固有的作法,通感、隐喻甚至变形等等常用的诗歌技巧,作者并不在乎。作者就是一叙到底,先自己写得痛快再说。全诗四个章节,每个章节都有特定的内容。但我们阅读起来,并不觉得累赘,反而被作者引领到一个充满悲悯的情怀中。他笔下的文字就像是沾满荧光的魔术棒,任意挥舞,在看似平淡和散漫的语句中,总是惊动着我们的眼睛。而这种感觉,常常被我们漠视,甚至早已遗忘。有幸读到这首诗歌,我想这也是读者的幸运。走近这些诗句,你会发现作者的内心中涌动着不平静的潮汐,无论是楠竹制作的梯子,还是赵工长的头发;无论是我脸上的胡须,还是我想吃一碗新米粥。这些呈现的场景,是我们颇为熟悉的。作者就在这些场景中自由地奔走与呼喊,心随我动,他不想等到“我的胃已经坏了”时再去思考,他在寻找失落的梦,在清醒和痛苦之间,我们仿佛感知作者敏感而脆弱的神经,体现了一种至善的关怀。
     诗歌是个体写作。一首诗歌我们不要给它界定什么,只要读者从中体会到什么,我想这也是成功的作品。李敢的这首诗歌也不想去刻意去表达自己对生活和人生的关注与理解,完全是服从他内心的法则,意识流的流动,转换的主客体空间,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所以诗歌才会如此奔放和洒脱。这份感觉是可人的,诗歌也因此变得有滋有味起来。每个章节都有许多鲜活的语句,比如:“砍削后,心是空的。”、“赵工长的头发在这个秋天里白了许多。”、“灰灰的米皮。像极了早出晚归的日子。”、“这些米,新鲜晶亮,似声声蛙叫。”等等,从而极大地丰富了诗歌的境界,也让读者感同身受。作者没有浪费诗歌的激情停留在文字的表面,而是如掘土机一般掘开了诗歌深层的泥土。这散发的清香,长久地感动着我们,回归到质朴自然的世界。
     这种口感爽快的写作必然是快乐的,宣泄而出的必然是作者内心捧出的果实。
     再通读全诗,个人也提点意见,一是诗歌的叙述多了,可再收得紧些,这样诗歌读起来更为丰满和舒展;二是诗歌的最后一个章节,可再简练,给读者再留下足够回味的空间。 
     我想,诗歌写作关乎心灵,特别是李敢的诗歌多了一层生活的沉淀,这理应得到我们的尊重,在宁静中获得自审的意识和灵魂的追寻。

                                                2006年10月3日于马鞍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李敢的诗歌

十月,倾听或歌唱
文/李敢

        一

9月28日,采购了两层梯子。它们两个是楠竹制作的,
青色的表皮。40元一层,三轮车载费
15元。砍削后,心是空的。
你以为我要闻楠竹遥远的山野气吗?

巨大的掘土机。坚硬。坚挺。我想秋日的天空足够盛大,
土层深厚。掘土机掘开了黑色的土,
掘出石头。
沙的滑润。

器官的坚硬。9月29日,这片生长着长草的土地
在掘土机的暴行过后,
青色的
楠竹梯子插下去。

       二

赵工长的肚子在这个秋天里似乎又壮大了许多。
我看到他埋在深坑里
一付吃力的样子。“某人,这次的梯子买得好。
硬邦邦的。笃实。”

站在土堆上。我清楚白灰。在赵工手里,50米的钢皮尺在两个民工手里,
土地被格式。
赵工长的头发在这个秋天里白了许多。

       三

这是傍晚,清冽的天空。
这是银杏,叶子苍绿。
这是12路公交车,空荡荡的。

我在都江堰市的二环路上。
我穿着短袖衣衫。
我提着一袋新米。

(这个秋天,我脸上的须胡似乎加快了生长速度。)

白净的新米。1.20元一斤。20斤,一家三口可以吃一个月了。
也许,得吃到明年开春以后。
白色的米虫将吃完最后几粒米。
灰灰的米皮。像极了早出晚归的日子。

       四

我的亲人!

我已经厌倦了街边的饮食。
我的胃已经坏了。
我从来就习惯不了和陌生人共一张餐桌。
我知道你也和我一样。

必须在今晚熬一锅稠稠的新米粥。
必须趁热吃下。
这些米,昨日还是青青的禾苗。
这些米,新鲜晶亮,似声声蛙叫。

我的亲人,我将翻越2006年9月30日,直接坐在10月1日的地板上
想着一袋新稻米。我要游遍我们共有的每个房间。
我要数清楚我们俩共有的灰尘。这天,我想吃一碗新米粥,然后认真地想你。
想你在另一个城市,和你的母亲,和她的孙女儿,认真地喝一碗新米粥。

我的亲人,10月1日,我一定早早回家,早早坐在家里的地板上,等着你。

                                     2006年9月29日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