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鱼吹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老秋,又名李吹渔。诗观:一个诗歌练习者,无疑是精神家园的守望者。苍天之下,诗歌与心灵彼此相融,如茸茸的绿色铺展草原。 联系邮箱:lichuiyu@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心若在,梦就在——老秋在线访谈之二  

2006-09-25 10:51:24|  分类: 红尘有约:散文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若在,梦就在
——老秋在线访谈之二
 
□拉萨李岸:
   我的秋兄,(你)怎么看“诗的责任性”和“诗的神性”?
 
○老秋:
   是的,诗的责任性和诗的神性问题,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透和说清楚的。从目前诗歌大环境来说,诗的责任性在慢慢退却,众多大诗人、实力诗人沉湎于一种所谓的追求个性、崇尚自我的精神中,与社会相背离,反而成了津津乐道的诗题。我们看不到歌颂正气,歌颂生命本质的优秀诗歌文本。而整个评论界却为一些光怪陆离的诗歌推波助澜,造成诗歌界,甚至文学界都是浮躁一浪高过一浪。但我相信一点,诗的责任性不会埋没的,这是需要时代去把握去检验。
 
   每个人写作都是内心的写作,都在寻找自己创作的精神源头和文化源头。当前,有许多优秀诗人一头埋在《佛经》、《圣经》、《伊斯兰经》、《道德经》等等这些典藏书籍中。他们在吸取着文化的营养,救赎自己苦难的灵魂。但有一点倾向需要注意的是,有些诗人说重了就是在走火入魔,没有很好地把握诗的神性与社会生活之间的界限,完全脱离了日常生活,心态发生扭曲。这尤为警省。
 
   在此,我无意指点江山,也没有资格去批评诗歌界,只是结合这两年网络诗歌生涯中所见所闻,谈点个人认识。如有对号,概不负责。
 
□如影相随:
   你最崇拜(或者喜欢)的诗人(历代)是谁?为什么?
 
○老秋:
   这个问题好回答,每个人在写作的阶段,都曾获多获少受过诗人的影响。诗歌是从摹仿开始的,这是不容回避的事实。我最喜欢的中国诗人是李贺,主要是他的奇丽诡异的诗歌意象给我很大的冲击,那时读他的诗歌,仿佛着了魔,没想到诗歌的语言在他的骑驴行吟中,发挥到一个极致。外国诗人我喜欢的是黎巴嫩纪伯伦,喜欢的理由是年轻时不懂得纪伯伦,但随之时间推移,他的诗歌和技巧无关,在诗意的批判中,常常使我感伤、怀想和莫名的疼痛。当代诗人是洛夫,我曾抄写过他早年的每首诗歌。
 
□如影相随:
   在众多的情诗网文友中,你又最欣赏谁的文才(男女各一名)?具体谈谈。
 
○老秋:
   这个问题回答得罪人啊。其实,情诗网历来都是高手出没的地方,我欣赏文友中有李晓泉、古剑、倚山望云、杜若、野桥、低处的迷雾、木雨梨香、川北藻雪、兰叶子等等(其他还有许多不再详列),倚山望云、杜若、已经不怎么来论坛了。最欣赏谁的文才既然只限男女一名,我就硬着头皮回答,就是还是萧萧和南海之湄。
 
   还是萧萧的短诗是我最看重的,小诗不小,但却内涵深远。我曾写过一首解读他的《刺》。其精妙之处,不在于语言,而在于形象之外的体悟。其意境是化平常寓深沉,在看似平静的笔触下,仿佛正有一根小小的刺,挑开我们一层结痂的伤口;甚至早已扎在我们的穴位。
 
   南海之湄的诗歌也是非常看好,自她来情诗网,她的诗歌就以密集的语言,丰富的生命意识,惊奇的变形力,扩张着我的视野。也许有些刺眼的词语在其他作者的诗歌中就是败笔,但南海之湄的功力正体现在这里,化平淡为神奇。但阅读起来,丝毫不感到累赘,反而痛快淋漓。
 
□如影相随:
   当爱情与传统伦理道德相抵触的时候,你是选择自由的爱情,还是选择对家庭的责任?
 
○老秋:
   其实我把自己包裹得很深,自由的爱情谁不向往,可现实中我们却承载着太多的责任和压力。对我而言,有爱放在心灵的最深处,但不要打开一片天空。再想想,不切合现实的爱是海市蜃楼,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也许我已经是没有冲动和血性了,见笑。我们还是要对家庭负责,对未来负责。选择对家庭的责任,这是幸福走向幸福的通行证。
 
□还是萧萧:
   对于民刊的良莠不齐,你怎么看?
 
○老秋:
   民刊的众多,说明还是有许多热爱诗歌的人。民刊应是对官方刊物的有效补充。以前爱好诗歌的时候,我都曾订阅过许多有影响的知名诗歌刊物,并吸取了营养。但从1998年安徽《诗歌报》停刊以后,我就与诗歌刊物分开。这几年走进网络之后,看到民刊如雨后春笋,勃勃生机。从我的关注程度来讲,民刊值得期待,我所收到的十余份民刊每期都让我拍案叫绝、击节叫好的作品。反之,官方刊物多少年来都是那些名人、熟悉的名字充斥眼球,也许这也成为某种“中国特色”。我非常尊重民刊的创办者,他们在资金匮乏的情况下,用一腔热情和心血铸就而成。民刊的史绩不容忽视,理应不被埋没。

   至于民刊的良莠不齐,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有的民刊形成了一种“圈子”现象,甚至几个编辑轮流粉墨登场,这种倾向我就不赞成。大浪淘沙,吹尽狂沙始到金。优秀的民刊自会涌现出来,粗劣的民刊也一定会被淘汰。目前,我喜爱民刊的是见闻兄主编的《情诗》季刊,每期都能推出新人新作,这是正式刊物所无法比拟的;还有一本是河北的《新诗大观》民刊,自1995年创办以来,就与我建立了一段长达十年的缘分。希望民刊有着更为广阔的天地,也希望各路文朋诗友多支持我们的《情诗》季刊。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拥有一册《情诗》季刊,能够让你我在情诗的花园中流连往返。
 
□还是萧萧:
   在诗歌创作中,你是如何把握意象的准确与新鲜度?
 
○老秋:
   意象是一首诗歌是否成功的关键,也是诗歌作品好坏衡量的一把标尺。众所周知,诗歌的最高境界是无技巧,但无技巧并不代表无意象,那是把意象运用得浑然天成,不着痕迹而已。目前,诗歌有一种倾向,看不起意象的提炼和运用。对此,我是不以为然。一个成功的意象能够拓展整体诗境,又有何不可呢?
 
   从我的个人写作态度和习惯来讲,我是注重意象的求新求变。我也知道自己诗歌的毛病,就是形容的过多,就是无法去除。但我服从内心的法则,坚持自己唯美、忧伤的抒情风格,力求更为准确地契入诗歌的质核。意象的把握我是做到两点:一是多注重平时的积累,从优秀的诗歌文本提取自己的体悟;二是善于从生活中思考,找到日常生活与诗歌相融的支点。比如,上期临屏,我写道“秋天的月亮挂在树梢/如一根铅笔”,其实当时我写的时候,手中就拿着一只削尖的铅笔。也许有的意象是牵强附会了,但追求新鲜,诗意方能流动起来。毕竟我只是诗歌的爱好者,并无多少高深莫测的理论知识,对诗歌本身也没有追求的高度。写出一首象模象样的诗歌,自己也觉的不易,值得窃喜。
 
□乡巴:
   男儿立世,或豪情万丈,或幽默达观,或深沉卓识,或安于平凡享受生活之快乐……你属于哪一种?可以打动别人的地方又是什么?如果用一句话概括自己,你会怎么讲?
 
○老秋:
   我的内心深处总有一个英雄梦,可我不是英雄,仅仅是在大地行走的俗人。不会因为爱上诗歌,就让我身轻如燕;不会因为写着诗歌,我就能飞黄腾达。我是安于平凡享受生活之人,以平常心和冷眼面对这个世界。每天过着平凡的生活,穿梭在单位、家庭、幼儿园“三点一线”。写诗,让我多了一份乐趣,让我感谢和享受生活的美好。
 
   我没有打动别人的地方,但自己欣赏的是我的眼睛。如果说别人愿意与我交往,那就是我好恶分明。对看不起的人,我是敬而远之,你狂你的,我玩我的;对尊重的人,我是真诚相待,能做到的不说二话。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自恋情结,概括自己可是自我表扬。其实人的性格是多重性的,有时我们自己都不一定认识自己。简而言之,我是外柔内刚,勤勉踏实,缺点是固执己见。自以为是。
 
□风雪飘絮:
   如何看待网络文学中存在的蓝颜和红颜的现象?你对蓝颜和红颜又是如何理解的?请问你有过吗?又该如何把握(如果有)?
 
○老秋:
   说实话,我也是网龄时间不长的人,你这个蓝颜和红颜的问题一时也把我问住了,都把我绕糊涂。首先对网络文学中存在的蓝颜和红颜现象,我还没琢磨透,就不好作详细回答,见谅。我想,我在临荷听雨关于网络是双刃剑这个问题中,应该表明了我的态度。网络出现所谓的蓝颜和红颜是不足为奇的,每个人的情感需要倾诉的空间。
 
   我对蓝颜和红颜的理解,还是你的问题启发了我,并咨询了一些朋友。自己对这个概念才清晰起来。蓝颜和红颜应是惺惺相惜,嘘寒问暖的朋友,彼此之间,有一点点亲密,有一点点忧伤,有一点点思念,有一点点惆怅。
 
   俗话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每个人都希望能遇到知心的朋友。坦诚地讲,我也有这方面的朋友,但彼此之间相当单纯。我把自己裹得很紧,生怕由于自己的原因,而伤害了无辜的对方。如果是这样,当初何必相逢。我不想朋友的正当交往,演变成最终是相互折磨、相互伤害的结果,那么来到网络冲浪,也没有丝毫的乐趣和意思。一切的把握还是听从内心的召唤吧。平平淡淡才为好,糊里糊涂方是真。
 
□风雪飘絮:
   你对情诗网的前景有何设想,对留住好的人才有何举措?
 
○老秋:
   关于情诗网的前景问题,我在回答叶落花开所提的问题,做了一些也许是不切实际的展望。在此,不再赘述。但我对情诗网是充满信心的,情诗自古以来就受到人们的喜爱,其生命力不会衰没的。只有地球上还有人类,那么情诗也会始终伴随我们同行。况且情诗就是一个品牌,不需要用更多的语言去阐释和号召,其影响力也一定会在浩如烟海的网络中,展现自己的风采。
 
   留住好的人才是个影响论坛的问题。个人以为,主要是论坛有了好的交流氛围,这是吸引人才的根本。试想一下,来论坛的朋友都是来寻找乐趣的,如果一个论坛整天乌烟瘴气,又有谁愿意来此发展。有些朋友也问过我,情诗网怎么高手都不来了,我想这很正常。君不见,有写的好的朋友,经常跑许多论坛,就像候鸟一样,从这家飞到哪家。我想这是他们的自由,每个人都在寻找一个适合自我的空间。情诗网与外界网络相比,安静许多,今后论坛还应如此,不张扬,不喧哗,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继续为各路文朋诗友做些实事。也希望诸位朋友以情诗为家,相互交流,提高诗艺,岂不快哉!
 
□小八旗:
   你是如何给情网论坛定位的?这是一个适合什么水平的诗友参与的论坛?
 
○老秋:
   你知道,我也是半路“出家”,以前对网络根本没有涉猎。在你提这个问题前,我也没有对情诗网的定位问题有个清晰和理性的思考。这几天也在考虑定位问题。我认为中国情诗网确实如你所说并不是浩如星海最璀璨的一颗星星。我们不应该盲目夸大。但从网络来看,情诗网以情诗为主打品牌,这是诗歌论坛独树一帜的。我的认识是情诗网应是诗歌爱好者发表自己诗歌的乐园,在这里,无论是初学写诗,还是专业写手,只要来论坛心情愉快,这是最重要的。我也希望情诗网成为大家心里的一块乐土,在现实中累了,到此歇一会儿脚,写写文字,抒发情感,感受论坛的轻松和谐的交流氛围,又何尝不是一件幸事。
 
   情诗网关注和重视每一位来论坛的会员,不论名气、长幼,我想只要大家来论坛走一走,感到有一份收获,便能停下脚步,欣赏这清新动人的风景,也是论坛管理团队感到高兴的。我对论坛的理解是并不追求灌水、转贴等非原创贴子的过多过滥,那是虚假的繁荣。一个论坛若保持长久的活力,必要大力提倡原创作品,老少皆宜,相互学习,以诗会友,不慢待和轻视刚刚初写的会员,也不高捧有实力的写手。无论谁的到来,我们都是一视同仁,真诚欢迎。我们也不和别的论坛盲目攀比,同样,也不“坐井观天”,也不是少数人的自留地。论坛始终以宽容的情怀和平和的态度,汇聚四方诗友,迎接八方宾朋。
 
□康桥依然:
   很感谢老秋站长在百忙之中,为大家解答问题。我想最后让老秋同志,用一句话或一首诗送给大家!
 
○老秋:
   还是用一句老话吧:如果说中国情诗网是一个家园,那么我们就是这个家园的守望者。守望着我们的诗歌,守望着我们的心灵。
 
○老秋:
   感谢大家的提问,也让我认真思考了一些问题,回答欠缺之处,请大家谅解。终于结束了访谈,我也轻松了许多,在此,感谢朋友们对情诗网的喜爱,对我的关注。
 

附:嘉宾简介
   老秋,又名李吹渔,男,虎年出生,1991年开始诗歌写作,曾在国内各级报刊发表诗歌、散文百余首(篇),有诗歌被广播电台配乐朗诵,入选《中国诗歌十年·实力卷》等一些诗歌书籍。1999年底开始辍笔,2004年9月首次走进诗歌论坛,开始网络诗歌写作,激活了停滞四年之久的写作热情。并在《诗歌月刊》、《佛山文艺》、《时代文学》、《当代小说》、《泰山周刊》、《老百姓》、《合肥晚报》、《马鞍山日报》等官方报刊以及《乡土诗人》、《新诗大观》、《江南文学》、《情诗》季刊、《行吟诗人》等十余家民刊发表诗歌、散文近百首(篇),入选《2005年网络散文诗精选》、《藤上风》等诗文选本,与人合集《中国情诗网实力诗人七人选》。系安徽马鞍山市作协会员。诗观:一个诗歌练习者,无疑是精神家园的守望者。苍天之下,诗歌与心灵彼此相融,如茸茸的绿色铺展草原。
 
    2004年9月28日注册为中国情诗网会员,2005年2月,担任先锋诗园(现新诗部落)版主、之后担任副总版主、总版主、副站长等职,协助青鸟、东江水手站长打理论坛;2005年3月,协助南海之湄创办诗赛活动版块;2005年9月,协助见闻主编编辑《情诗》季刊;现主持中国情诗网。两年的网络生涯使我认识到,相逢是缘,相知是福;咫尺天涯,其实并不远。
                             
                                         2006年9月15日—9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