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鱼吹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老秋,又名李吹渔。诗观:一个诗歌练习者,无疑是精神家园的守望者。苍天之下,诗歌与心灵彼此相融,如茸茸的绿色铺展草原。 联系邮箱:lichuiyu@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羁留情诗网的那段日子 文/川北藻雪  

2006-08-16 18:25:42|  分类: 远山近水:诗友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羁留情诗网的那段日子
文/川北藻雪

   网络论坛,多如牛毛。自05年10月涉入论坛以来,我逛过的论坛大大小小有100个之多,有的如过眼云烟,有的则深深地留在脑海里了。其实这些也算人生际遇,而与情诗网的邂逅多半与一个人有关,那就是老秋。当时我正在散文诗领域苦苦跋涉,那时写得多发往的论坛也多,除诗音论坛、散文诗天地论坛之外,多半则发在新诗大观的散文诗版块,那时版主是兰叶子和秦华等人。记得我的第一组散文诗《散说三国》就发在新诗大观05年12号上,是兰叶子与秦华二位女诗人极力推荐的。说实话我打心眼里感谢他们,更感谢大观的编辑人员。就在那时我与老秋相识,后来我在05年12月4日注册情诗网,成为一名情诗会员。然而所谓情诗,那是要以诗说话的,可是我当时对于现代诗还是一位门外汉呢,因此很少去发帖。有一次我将新写的散文诗《心事拓片》发在情诗原创版块,被老秋发现觉得不适合便给我移帖在散文花园栏目,并且给我去了短信。后来我又将我的一些旧诗贴在情诗原创版块,个别获得了一些朋友的好评,其实我不知道,老秋一直在关注着我。
    

   这样一来二去发帖多了,有一次老秋用短信与我联系,问我是否有当版主的想法,并且随时尊我为兄,我回帖说自己已经当了几个论坛的版主了,时间上有些忙不过来。没想到他说没关系的,你有时间便回回帖,不要给自己造成压力就行。我被秋君那种宽容的胸怀和诚意给深深感动,于是很爽快地答应了,做了散文花园的版主。
    
    
   那时候,情诗网各大版块十分活跃(当然现在也活跃),每周的诗赛,原创版块的每月接龙赛等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也激发了我创作的欲望,几乎每样活动我都积极参与,并且也取得了小小成绩,记得有次接龙诗赛大该是洁白精灵主持的,我还得了个银奖,后来康桥依然主办的康河丽景诗赛“人生与酒”,我又捧回了金奖,后来这组诗发在《平民》诗刊06年第一期上。之后诗情画意版块我又分别夺了金、银、铜奖。当然那时新诗部落版块我去得较少,感觉这个版块的诗风现代,且水平很高,自己不好意思去发帖,嘿嘿,心里虚呢。但是唯一的一次,是幽灵王子搞的一次短诗接龙赛,我试着参与居然得了个银奖,信心顿然倍增。这一切表现被老秋看在眼里,记在心中。于是很惜才爱才的老秋便花时间与我沟通,并推荐我为“情诗之星”,我知道那时我水平并不高,现在也是如此,终是沾了站长的光,我顺理成章地成为情诗之星,还破例兼任新诗部落的版主。从那时起,我看了许多的现代诗,也不管鉴赏水平的高低,试着回了许多帖子,我想说的是那段时间对我写诗是一大磨砺,无形中我的诗句开始步入现代的行列。现在看来,我那时有些片面追求语言之前卫了,但不管对错,我当时就是这样,我心里害怕别人说我落伍呀。

   对于诗赛,我恋恋不忘的是它对提高写诗确有帮助,又由于其活动的多样性与新颖性它还让我神交了一些文字上的朋友,雪草便是一例。记得那时时逢一年一度的情人节来临,情诗网总置顶帖发出了向全体会员公告帖,准备搞一个赠诗活动。帖子发出来时,有部份人跟帖了,只是女诗友极少,多半是碍于面子怕惹得一身绯闻之缘故,不过吃螃蟹的人总是有的,何况这只是一次赠诗活动,印象中有南海之湄和雪草开始跟帖了,我记得雪草当时还“抱怨”没有人为她赠诗呢?就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大着胆子为雪草写赠诗了,很清浅的小诗:

红尘有约 《红尘有雪》
     ———赠雪草

一样的雪,一样的心跳
一样的雪,一样的晶莹
润湿我们的名字

一样的雪,一样的情怀
一样的雪,一样的期待
捂热远方的眸子

红尘有雪
相逢是缘


而雪草那时是非常积极的,很明显诗也见功力:

千种心事,冰晶成雪花
飘飘洒洒,一枕绕天涯
砌为你我茫茫路


万般牵挂,试问六角花
纷纷扬扬,梦里风霜发
洁白山高水远约

川北藻雪
知遇如诗

   就是那次赠诗,雪草好像与我有某种心灵的黙契,我们彼此写的诗相互关注相互评论也相互鼓励,而后来我的诗进展神速,这是令雪草当时(赠诗之前或赠诗时段)所绝对没想到的。见我的诗越写越好,后来雪草十分用功,诗歌功力也日见增长,我也大为吃惊,我想这与诗赛有很大关系。后来随着我较良好的表现,我与大家日渐熟络起来,像淑苴妹子,南海之媚,兰叶子,萧萧等人对我帮助鼓励也很大的。我曾经答应要为淑苴妹子写一首赠诗的,但是也许担心写不好,后来一直作罢,这是我心中的愧疚。

   也许我一直都不是一个纯粹的诗人,我喜欢散文的随意与行云流水,也许我在诗路上苦苦跋涉时终于看到了自己的不可为诗,也许是因为现实的诸多因素,也许这些都不是理由,反正后来我痛下决心告别了情诗网,也告别了写纯诗的岁月。每每我清点那70首诗歌时,昔日的好友,美好的时光便自然而然地浮现眼前,如烟如雾的日子,纵横情诗的日子,久久地盘桓脑海,挥之不去。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