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鱼吹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老秋,又名李吹渔。诗观:一个诗歌练习者,无疑是精神家园的守望者。苍天之下,诗歌与心灵彼此相融,如茸茸的绿色铺展草原。 联系邮箱:lichuiyu@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救人·上  

2006-12-23 23:19:11|  分类: 红尘有约:散文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救人·上

       1994年3月一天的凌晨四点多钟,天还没亮。我起床,简单地梳洗之后,便推上父亲上班用的自行车出了家门。我骑着这辆老旧的自行车,在郊区通往城市的小路上,独自赶向市区的长途汽车站。那时的路况很差,还要经过一片林场,且林场四周散落着大大小小的坟堆。我的心也砰砰直跳,虽是刚过二十岁的小伙子,但内心还是有一点点恐惧。就这样,我硬着头皮,一路上提心吊胆地骑着,自行车偶尔发出的声响,在没有透亮的凌晨,竟是那么大。有时冷不防的把我吓一大跳,眼睛也四处搜寻,生怕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个青面獠牙的恶鬼。
       边走边在想着小表妹,她现在在常熟那边怎么样了。我到了那边,该怎样和对方的老板谈判。如果带不回小妹,我该如何处理。还有假如出现一些异常情况,我该怎样应变。漫无边际地想着,自己也把自行车蹬得飞快,恨不得我就现在出现在小表妹的面前。
       前几天,父亲下班回家带回来一封从常熟那边的来信。信是小表妹寄来的,告诉我们她在常熟打工,非常辛苦,那里也不安全,想回到我们这里来。母亲知道信后,非常生气,说不管她,谁叫她不听话,非要回庐江老家,现在又跑到常熟,让她受些苦也好。我们都知道这是母亲的气话。吃晚饭的时候,家里的气氛都很沉闷。我们都在为小表妹担心。大姐、二姐向来是没有主张的,她们吃过饭、洗好碗,赶快回到房间,对这件事情没有做任何的表态。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书,却根本看不下一个字,脑海中尽是小表妹焦急和渴求的眼神。怎么办?我在思索着对策,也知道去常熟那边的艰辛和风险,可从小表妹来信传递的信息,可以初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小表妹身陷苦海,必须营救出来。关键问题是谁去救,父亲从不管家事,他也不会出面的;母亲不认识字,出远门不行,况且她对小表妹还有成见;大姐、二姐弱女子,更不会去的;还有就是告诉小表妹老家的父母和哥哥,可“远水解不了近渴”,又没有电话,要写信还要一个星期才能到,耽误事情,也不能保证他们就去。想来想去,只有我动身才行。
       小表妹的老家在庐江农村,那里的生活很贫苦,她是1993年初到我家来的,来的时候就打算跟着我们长期生活,在这里找份工作。她才来的时候,和我们处的都很好。但时间一长,特别是和我母亲就开始格格不入了。母亲性格刚烈,脾气火暴,看不顺眼的事情,张嘴就骂。小表妹的性格也很要强,她不象我们摸透了母亲的脾气,给母亲骂几下就好了。小表妹不行,母亲有时说她几句,她非要去辩解什么,这样的态度母亲是看不下。那时我家里的状况也不稳定,我参加工作两年,二姐在1992年底才有正式工作,可大姐呆在家里,加入待业青年的队伍。而母亲最心疼的就是大姐,大姐的年龄二十六岁,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再不找份工作,也很难找上好丈夫。母亲为大姐的事情操心不少,一直没有结果,总为这个烦劳。现在小表妹又来到我们的家,母亲更是多了一个操心的事情,脾气也就愈发大了。母亲和小表妹的关系发展到后来,竟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终于有天,她们的关系彻底弄僵了。小表妹晚上洗碗的时候,打碎了一个碗。母亲就开始说她怎么不小心点,小表妹也很委屈,就没应声。母亲看小表妹这个态度,就非常生气,骂她是败家子之类很难听的话。小表妹哭起来,说她回老家,不在我们这里呆着。母亲让她明天就回去。母亲一发火,谁都劝不住,父亲也不会劝的,我们劝更没用,反是“火上浇油”。这样小表妹哭着就跑回房间,收拾行李,准备第二天回老家自己的父母那里。小表妹和我关系还好,我们是同年龄,她比我小几个月,小时候,我回老家,她总和我调皮,后来大了,我们就不怎么说话。小表妹要回老家,我可不放心,这样我和父母提出来,我送小表妹回去。在1994年春节后,我送她回了庐江,并向她父母做了解释。哪知道,二月底,她就和同村的几个女孩被人骗到常熟打工,做缝纫工,从早上7点做到晚上12点,而且限制她们的人身自由,活动区域就在一个大院子内,根本不许外出,身份证也被老板没收。可想而知,她的境遇是非常糟糕,如不及时救出,恐怕性命都很难保证。
       我做出了动身去救小表妹的念头后,就赶快告诉了父母。这时母亲也没有什么气了,毕竟她也为小表妹担心,就同意我去。
       第二天,我就到单位请了假,八点钟赶到长途汽车站坐车。可一到车站售票处我就傻了眼。到常熟那边只有一趟车,是早上六点的。这天没去成,可明天六点钟我该怎么坐到。要知道,我家住在郊区,离车站有一个小时的路,平时就靠公交汽车。公交汽车从我家这边早班车最早的时间是五点半发车,再加上路上带人等因素,到长途汽车站就要到近七点钟,这根本就赶不上去常熟的车。依照我当时的能力,也不会请到别人派车送我的。哪像现在到处是出租车,请人安排车,这么方便。
       我愁眉苦脸地回到家,考虑着对策。唯一的办法就是骑着父亲的自行车去车站。可我这一去就要几天时间,自行车放到车站外,等我回来,不早就没影子。那可是父亲的宝贝,平时都不让我碰的,他下班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行车给擦的闪亮。车子虽有十来年的历史,但在父亲的精心维护下,各项零件运转正常。要是把父亲的自行车丢了,那还被给他骂死,家里那时的条件,也不会再去买新车,父亲平时工作就很劳累,我也不忍心让父亲步行上班半个小时,那可真是乱上添乱。
       真是一个困难未解决,又一个困难横在我的眼前。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