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鱼吹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老秋,又名李吹渔。诗观:一个诗歌练习者,无疑是精神家园的守望者。苍天之下,诗歌与心灵彼此相融,如茸茸的绿色铺展草原。 联系邮箱:lichuiyu@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讨债  

2006-12-20 00:06:03|  分类: 红尘有约:散文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讨债

      1994年的第一场大雪,我踏上了去铜陵的火车。此行的目标很单纯,就是去铜陵的一个企业要债。当昨天工长把这个任务交给我时,感到非常突兀。工长硬是坚持我去合适,我推辞了几下,没推掉。只好揣着他交给我上面写着这边银行帐号之类的一张纸条,很无奈地出了这趟远门。
      说实话,心里一直在打鼓,我才20岁,参加工作才二年时间,就初次一个人到外地去承担这么重要的任务,没底,加上今天出门,又偏偏遇到这场大风雪,恶劣的天气和没有落实的任务,让我的心境简直糟糕透了。
      临走之前,工长给我简单地交代了这次讨债的情况,我们单位承接了一批机器维修的劳务活,对方答应是带现金来提货。但工长和对方送货的负责人因为一些费用产生了分歧,对方要点介绍费之类的,工长觉得对方要价高了,便不肯让步,没有提前出具相关手续,以至对方也无法从财务支取现金带来。工长和对方电话中交涉了几次,没有任何结果,本来打算要到年后去要钱的,但恰好快过年了,他又不能随便请假外出办事。单位上下等着这款发放福利,在这急骨眼上,他为这事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着急。经反复考虑,他才决定派我去,并告诉我去了企业,该找哪个。
      这次任务就如同大山压在我的头顶。我一直在办公室从事设备维护工作,和外界交往不多,本身就缺乏社会交际的锻炼和一些基本的应酬能力,更何况是刚出学校,乳臭未干的小家伙。
      去之前,我认真安排了自己的路线,火车在哪个小站暂停,我就下车。出门就遇上坏天气,心里也在暗自嘀咕,这任务怕没有什么着落。对方尽管是在铜陵,但却在偏僻的郊区。一路心思不定,到了那个企业的火车停靠站,下车,就急着找人打听企业的具体所在位置。可没想到,正是漫天大雪,外面哪有人。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这个小站的站台。早上出门时,天气还是晴朗的,所以根本就没考虑带伞。现在雪就如同一团团撕开的棉絮,下得真是可怕。定定神,我想这样不走也不是办法,先找个人问清具体位置才行,便就一头扎进风雪中。眨眼之间,我就是一个雪人,全身上下,雪就把我罩住了。也是奇怪,这雪下就下了,可它不是立刻溶化,这样,我的鼻子、眉毛都落满了一层厚厚的雪。外面是一片原野,没有地方可供休息。只好坚持往前走,不敢停滞半步。走了约半个小时,看到前方有个火车站台。便兴冲冲地赶上去,还有几个人,一打听,原来这站台是通往对方的临时车站,还要一个小时,才有火车过来。
      那时,我又冷又饿。焦急的心情,让我的嗓子冒火。但也只得等着火车的到来。终于盼来了火车,长长的车厢,仅载着几名乘客。买过票后,我一个人坐在一节车厢,好歹对方是终点站,也不怕丢下。
      下车,先找到一家旅店住下,收拾一下自己,出门吃了热气腾腾的面条。这下才感觉自己的身体暖和起来。吃了饭,喝了水,精神又提起来。便又向店家打听对方的正确位置。一听,都呆住。对方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在更加偏僻的地方。想一想,还是要赶路,不能把时间耽误。可看到大雪根本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就走进一家商店,花了30元,买了一把“天堂”的雨伞。举着伞,又开始赶路。
      好在这两小时的路程,有巴士车。坐上车,也可以躲避一下风雪。真是怕啥来啥,这巴士车还是不能把我送到准确的抵达位置。下车还要步行半个小时,而且那段路是条很长很长的大埂。中间是宽宽的路,周围全凹下去,可想而知,我就走在大风雪的中央。硬着头皮,走。这把伞也不起什么作用,举高了,伞就被风雪带跑了。我就把伞罩在头顶,一手拿着伞把,一手就伸出去压住伞面,生怕这小小的伞也被卷走。而且我还时常被风雪刮到一边。走了一段,我学会了在风雪中走路的技巧,就是走三步,斜一步,扭秧歌似的,这样我才不会被无情的风雪刮走。
      周围空无一人。我如同一叶小舟,飘荡。
      用了吃奶的劲,平时半个小时的路,我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好不容易到了对方地点。已是下午5点,也是凑巧,该找的负责人还正在办公室。晚到一会,他就下班,更没办法找到他。我介绍自己,说明要钱的来意。他看着我非常吃惊,好象我是从天而降。我掏出了介绍信,他证明了我的身份后,告诉我他们还要研究。我一听,也着急了,便和他说了一下我这次出门的情况。他看到我落魄的样子,也有点同情,思索了一会,告诉我说只有明天财务才能办手续。不管怎么样,人我是找到了。其他就听天由命。
      晚上住在他安排的一个宿舍,当宿舍的工友知道我是冒雪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办事情,都很吃惊。到了吃晚饭时候,工友们就买了鱼头豆腐火锅,给我斟上白酒。我哪会喝酒啊,但我也不能扫了他们的兴致,就举杯一一敬下。这也拉近了我和他们的距离。大家也说说事情,我就是醉了,也不说我此行的真实目的。
      好不容易捱到第二天,我又赶到对方负责人的办公室。我一去,他就给我拿出汇票。告诉我说,要不是看到你这么诚意,这钱也不会马上给你们的。我谢过之后,也咨询了拿过汇票该怎么办的事情。因我那时只知道和机器打交道,对财务知识是一窍不通。他也耐心告诉我怎么去做。看来是没给我任何刁难。
      等我到了这个单位的营业网点,他们告诉我还要到铜陵市区总行去换汇票。这里只是暂时代办的银行营业网点,是为了便于这个单位的业务结算才开办的。这时我才明白了,负责人应该给我的是总行的汇票,但他没有给我现成的,就是我还要赶到铜陵市区总行。我也不能再回去找他交涉,也担心有什么变故,就下了决心,自己去办。营业网点帮我换好了必要的财务手续,让我直接到总行提取汇票。我打听了总行的位置。就这样,我又开始了半个小时的步行。再找到直接通向铜陵市区的巴士,上车。心情十分着急,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铜陵。
      因是下大雪,车也开的慢,四个小时后我到了铜陵市区总行的附近我就下车,问了路人,找到了这家总行。可进了门,找到一个窗口,工作人员说储蓄可以,现在换兑汇票不办公。我一听又蒙了,忙问是怎么回事情。原来是中午12点半。我来的不是时候,工作人员刚下班。银行要到下午2点半才上班换兑汇票,
      我无可奈何,到外吃了一碗炒饭,可又没地方去。就又回到总行,在休息椅子上坐着,静静地等待着他们工作人员上班。好不容易看到有几个银行的人陆续走进来,我知道他们工作的时间也到了。赶紧跑到换兑汇票的窗口,排在第一个。终于等到有一个女员工坐在我的对面,我赶紧递过去手续材料。她审核了一阵,然后严肃地看着我。我也感到很奇怪。她说我刚报的材料上,那家单位的营业网点没有把帐号的其中一个数字写清楚,要我再跑一趟,重新换一张来。我一听,头都蒙了,再一回去办理,恐怕就是明天的事情了。我忙跟她说情,要她再认真看下。她也有点不太高兴。突然我灵机一动,不就一个数字不很清晰,打电话到对方核实一下确认。我向她出了这个主意,她也觉得可以采纳,便拿起电话问了营业网点。好在营业网点的人还在,便查找了一下,告诉她帐号的全部数字。她核实后,给我出具了一张金额一万多元的汇票。
      我把这张汇票宝贝似的放在内衣的口袋里。出门,赶往铜陵火车站,买好票,候车。上了返程的火车,我的心才彻底松了一口气。到了我所在的城市,已是晚上七点多钟,那时根本没有手机,在附近找个电话,告诉工长。哪知道他那天酒喝多了,早早的就睡去了。电话是工长家属接的,我很平静地告诉她,就说工长醒了,你和他说下,事情办好,我回来了。其他不再多话。事后,我才知道,工长半夜醒来,听说我回来,而且事情办好的消息,高兴得后半夜都没睡着觉。
      回到家,我也非常疲惫,拿出汇票,竟被焐得滚热的。
      第二天,我上班了。工长安排其他人去银行取钱,上缴主管单位部分后,给300多名职工发了每人200元。
      我多拿了100元,还报销一把买伞的费用。
      这时是腊月二十八。再过一天,就大年三十。
      后来和工长偶尔提起此事,他说根本没指望我带钱回来。要是没钱,他都不知道怎么慰问辛苦一年的职工。我也说了此行的艰辛和周折,他也唏嘘不已。
      通过这件事情,我和工长成了“忘年交”。他50来岁的人,我们也称兄道弟。
      此事过了多年,也成为我的精神财富。日子一天天在过,我还一直看到有个小小的身影,在风雪的包围中择路而走。
      那是我,一个刚满二十岁的我。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